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印度市场概况

主要经济指标

表: 主要经济指标 (印度)
表: 主要经济指标 (印度)

近期发展

  • 印度经济继2015年增长7.3%后,2016年料将增长7.5%,依然是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新兴经济体。
  • 2016年8月,印度国会通过商品及服务税法案。这项标志性改革措施预料可令印度转变为一个较统一的市场。
  • 印度储备银行把未来5年消费物价通胀目标定为2%至6%;此外,鉴于消费物价通胀压力减少,于2016年10月把政策利率由6.5%下调至6.25%。
  • 印度总理莫迪推出多项改革措施,包括放宽外商直接投资上限以及实行「印度制造计划」(Make in India Initiative),令该国的中期经济前景较为明亮。
  • 2016年11月,莫迪宣布发行面额500卢比及2,000卢比的新版钞票,取代现时的500卢比及1,000卢比钞票,以打击黑钱泛滥问题。
  • 截至2016年3月,印度吸收的外商直接累计投资总额达2,890亿美元,其中来自中国内地及香港的投资分别为14亿美元及19亿美元。
  • 2015年,印度出口下跌2.1%,进口亦减少17.4%。
  • 2016年首9个月,印度是香港第三大出口市场,香港对印度的总出口为110亿美元,按年增长14.4%。

经济现况

经济

印度是亚洲第三大经济体,居中国和日本之后。印度的服务业、工业及农业分别占国内生产总值(GDP)59%、24%及17%。主要行业有金融、保险、房地产、建筑、重工业、零售批发业。

印度经济在2015年增长7.3%,工业及服务业是主要的增长动力(分别增长7.5%及7.2%),而农业增长缓慢,仅得1.7%。世界银行预料2016年印度GDP增长7.5%,增速将超过中国。

印度储备银行把未来5年消费物价通胀目标定为2%至6%;此外,鉴于消费物价通胀压力减少,由2016年7月按年上升6%,放缓至8月的5%,该行于2016年10月把政策利率由6.5%下调至6.25%。这是新任行长帕特尔于2016年9月履新以来,新货币政策委员会在他领导下首次调低政策利率。其后,该行在货币政策声明中表示,在2017年3月前,整体通胀的集中趋势将移向5%,但警告可能有调头回升的风险。

衡量印度通胀压力的主要指标─批发物价指数长期以来处于收缩领域,但于2016年3月开始稍微回到上涨领域,于9月更录得3.6%的按年升幅。

对外贸易

2015年,印度出口下跌2.1%,进口则减少17.4%。印度的主要出口市场包括阿联酋、美国、中国内地、新加坡及香港;主要进口来源地为中国内地、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瑞士及美国。

印度的经济增长十分依赖服务业。该国在全球离岸资讯科技和业务流程管理(IT-BPM)市场中占有相当大的份额。印度软件及服务企业联会(NASSCOM)估计,IT-BPM产业占印度GDP约10%,占服务输出总值逾38%。IT-BPM服务主要输出至发达国家,尤以美国和欧洲为然。估计2015-16财政年度来自IT-BPM服务的收益将增长12%,令IT-BPM服务业成为印度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

经济改革

2014年大选,莫迪取得压倒性胜利,成为印度第14任总理。他过往在古吉拉特邦领导的亲商政府,使当地GDP增长率多年来为各邦之冠。因此,莫迪出任总理,提振了投资者及消费者的信心,他们日益期望印度整顿财政、改善基建及推行投资改革,对该国长远经济前景及零售业增长有利。

印度政府在2016年联邦预算中继续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及倡议,目标在农村及基建发展。在上一年的预算,印度政府答应把企业所得税在4年内由现时的30%降至25%,但结果未有调低企业所得税。事实上,反而将大部分烟草产品的消费税由10%增加至15%;豪华汽车的税率亦会提高。此外,收入少于5,000万卢比(约75万美元)的公司被征收29%税率另加附加费。

2016年8月,印度国会通过商品及服务税法案,成为总理莫迪的经济改革计划中一个重要里程碑。这项全国统一的商品及服务税将于2017年4月实施,取代现行的增值税及其他间接税项,简化税制。此外,商品及服务税有助把印度整合成为单一市场,大大改善营商环境。当局正讨论商品及服务税的税率和执行细节,若税率定于约18%,中央政府与各邦的税收将可大致保持不变。

莫迪政府推出的其他改革措施包括放宽不同行业外商直接投资的控股权上限,详见下文「投资政策」。

2016年11月8日,莫迪突然宣布,发行面额500卢比及2,000卢比的新版钞票,取代现时的500卢比及1,000卢比钞票。这项措施有多重目的,包括打击黑钱泛滥、避税、伪钞及恐怖份子清洗黑钱等问题。

零售蓬勃

印度的中产阶层和年轻消费者迅速增长,推动零售业蓬勃发展。现时印度零售市场的规模约6,000亿美元,预计以年均增长率12%的速度扩展,到2020年将达10,000亿美元。印度有超过12亿人口,居于世界第二位,消费者数目庞大,可支配开支也不断增加。

印度国家应用经济研究委员会(NCAER)预测,中产阶层占全国人口的比重,将由2009-10财政年度的13.1%上升至2015-16财政年度的20.3%,而2025-26财政年度将达37.2%。中产阶层人口不断增加,为印度零售业带来许多商机。

此外,印度的零售渠道正快速现代化,专业管理的商场和网上商店在印度全国越来越流行。全国据研究公司科尔尼(A.T. Kearney)估计,有组织零售业务现时占印度零售市场约7%,城镇化及新投资涌入将推动有组织零售业务持续增长。同时,由于邦首府等一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高企,零售商开始在二、三线城市拓展业务。

自2011年11月起,印度允许外资在单一品牌产品零售店持股达100%。上届联邦政府于2013年颁布政策,允许外商持有多品牌零售企业51%股权,交由各邦执行。英国乐购(Tesco)与印度塔塔(Tata)集团组成合资企业,经营MBR超级市场。2016年2月,印度食品加工部部长建议准许100% 外商直接投资,让农民有所得益,并有助减低通胀。

投资政策

印度的经济政策旨在吸引大量资金持续流入,并鼓励技术合作。除原子能、彩票、赌博和博彩,以及某些形式的零售业外,几乎所有行业都开放外商投资。莫迪政府已放宽各个行业的外商直接投资规则,如下表所示。

表: 印度的外商直接投资规定(按行业划分)
表: 印度的外商直接投资规定(按行业划分)

有关外商直接投资的详情可查阅印度产业政策及促进部(DIPP)网页。另一方面,该部与印度工商联合会和各邦政府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促进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印度投资局(Invest India)负责促进和协助海外投资者到印度投资,是提供穿针引线服务的第一站。

根据印度的外商投资政策,外国投资者有两种路径进入印度,视乎产业和投资水平而定:

1) 自动路径

在自动路径下,只要在资金到位后30日内向印度储备银行提交所需的文件,外商投资方案毋须由政府部门批准。合资格投资的行业包括酒店及旅游,以及速递服务等。

2) 政府路径

其他没有列入自动批准路径的外商投资方案,须由政府批准。少于7.5亿美元的投资方案,由外国投资促进委员会负责审批,超过此投资额的由经济事务内阁委员会审批。详情请查阅外国投资促进委员会网站(FIPB)

外商直接投资

2014年9月,总理莫迪推出「印度制造计划」(Make in India Initiative,简称MIII),旨在为制造业积极引入外资,藉此将印度转型为全球制造中心。受惠于「印度制造计划」,2014年10月至2016年5月,流入该国的外商直接投资达616亿美元,较该计划推出前20个月增加了46%。截至2016年3月,印度的累计外商直接投资按年增长16.1%,达2,890亿美元。

截至2015年底,毛里求斯是印度直接投资的最大来源地,累计达937亿美元,占总额34%,其次是新加坡(431亿美元,占16%)以及英国(227亿美元,占8%)。服务业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最多(481亿美元),其次是建造业(242亿美元)以及电脑软硬件业(204亿美元)。

2016年首3个月,来自中国内地及香港的外商直接投资分别为3,570万美元及3,190万美元,累计总额分别为14亿美元及19亿美元。

表: 来自中国内地及香港的直接投资与累计投资
表: 来自中国内地及香港的直接投资与累计投资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拟与区内多个国家建立经济走廊,其中包括中印两国于2013年共同提议设立的孟加拉—中国—印度—缅甸经济走廊。预料孟中印缅走廊有助促进有关国家的贸易及投资活动,尤其是加强与印度东北邦份的贸易。

贸易政策

印度政府自1991年开始推动经济自由化,之后一直致力建立更加开放的贸易体制,并已取消进口数量限制,简化进口许可证的申请程序,以及降低进口关税。1992年,该国政府放宽了对进口机械设备的许可证规定;2001年3月,取消了特别进口许可证制度和限制进口清单,只保留一份涉及少数类别产品的禁止进口清单。

自由贸易协定

印度已与多个国家及地区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斯里兰卡、尼泊尔、东盟、韩国、智利及日本。目前,印度正与澳洲、加拿大、埃及、印尼、以色列、毛里求斯、新西兰、秘鲁及欧盟磋商自由贸易协定。印度政府表示,2016年将缔结及签署更多同类协定。

避免双重征税协定

香港已与印度于1996年订立了民用航空运输协定。香港与印度的全面性避免双重征税协定仍在谈判中。

香港与印度的贸易

2016年首3季,印度是香港第三大出口市场,香港对印度的总出口为110亿美元,按年增长14.4%。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珍珠、宝石及半宝石(48.37亿美元,占43.2%,按年增长33.9%);电讯设备及零件(39.30亿美元,占35.1%,按年增长1.2%);银和铂(3.35亿美元,占3.0%,按年减少30.3%);电脑(2.87亿美元,占2.6%,按年增长18.6%);以及供电路用的电力器具(1.88亿美元,占1.7%,按年增加74.1%)。

另一方面,2016年首3季,印度是香港第七大进口来源地,香港从印度的进口为90亿美元,按年增加9.3%。主要进口产品包括珍珠、宝石及半宝石(60.79亿美元,占总额67.4%,按年增加4%);珠宝(21.48亿美元,占23.8%,按年增加32.7%);皮革(1.64亿美元,占1.8%,按年减少24.0%);石油(原油除外)(1.24亿美元,占1.4%);以及电讯设备及零件(6,500万美元,占0.7%,按年增加1.2%)。

表: 香港与印度的贸易
表: 香港与印度的贸易

印度在香港的经济活动

许多印度公司已在香港设立办事处。截至2015年6月,12家印度公司在香港设有地区总部,15家设有地区办事处,37家设有本地办事处。业务范围包括贸易、银行、资讯科技和物流。

2016年首3季,来自印度的访港旅客共39,411人次,按年下跌8.4%,占访港旅客总数的1%。

更多资讯

关于「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详情,包括当地经济和投资环境、税务及其他与投资营商有关的重要事项,请参阅一带一路:营商指南

资料提供 图片:李紫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