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市場概況

主要經濟指標

表: 主要經濟指標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表: 主要經濟指標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近期發展

  • 鑒於阿聯酋[1] 推行財政整頓措施,加上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達成減產協議後,石油產量料將減少,預期該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於2017年將輕微增長1.5%。
  • 迪拜正籌備2020年世界博覽會,並在2017年的財政預算中撥款80億迪拉姆(折合約22億美元)投資於基建項目,較2016年增加27%。
  • 2016年2月,阿聯酋宣布將於2018年實施5%增值稅,但有100種食品、保健及教育產品可獲豁免。
  • 在中東,阿聯酋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市場。2017年首4個月,香港對阿聯酋的總出口按年減少9.5%,總值達22.09億美元。

經濟現況

服務業、工業和農業分別佔阿聯酋7個酋長國GDP總和的55%、44%和1%。在7個酋長國中,阿布扎比及迪拜佔阿聯酋GDP最大比重。阿布扎比佔阿聯酋GDP約60%,擁有全球約10%的石油蘊藏量,以及阿聯酋約90%的石油蘊藏量,主要發展能源相關工業。迪拜是阿聯酋第二大經濟體,以商業及金融服務、旅遊、物流和貿易等行業見稱。

據阿聯酋聯邦競爭力和統計局(Federal Competitiveness and Statistics Authority)發布的修訂統計數字,非石油產業於2016年的增速放慢至2.7%。隨著油價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溫和復甦,阿聯酋的經濟狀況亦漸趨穩定。經濟複合指標(Economic Composite Indicator)是一項追蹤非石油經濟活動的季度指標,2017年第一季增長3.1%,高於上兩季的3.0%及2.6%。另一方面,阿聯酋的石油國內生產總值(GDP)繼2015年增長5.4%之後,在2016年增長放慢至3.8%。鑒於阿聯酋推行財政整頓措施,加上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達成減產協議後,石油產量料將減少,預期該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於2017年溫和增長1.5%。

2016年11月,OPEC與非OPEC產油國達成石油減產協議,是自2008年以來首份減產協議。該協議於2017年5月延長有效期9個月,直至2018年3月。不過,由於美國的頁岩油產量持續增加,市場日益要求石油供應國加大減產幅度,以解決全球石油供應過剩問題。2017年4月,OPEC的14個成員國中,阿聯酋的石油產量排名第四,日產284.2萬桶,少於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以及伊朗。

為了在政府收入下跌時保持財政整固,阿聯酋政府推出多項措施,透過補貼改革減少政府開支。2015年1月,阿布扎比實行以用量計算水電費的新措施,藉此減少補貼。2015年8月,阿聯酋政府取消對石油的燃料補貼,是首個放寬能源價格管制的中東產油國。補貼改革可以減輕政府的財政壓力,節省的開支可以為運輸及其他基建項目提供資金。

為了進一步增強政府的稅收基礎及減少依賴石油價格,阿聯酋於2016年2月宣布將於2018年1月實施5%的增值稅,但有100種食品、保健及教育產品獲豁免。估計增值稅實施第一年,阿聯酋將獲得120億迪拉姆(33億美元)新稅收。

經濟多元發展

阿聯酋銳意發展旅遊、零售、貿易及房地產等行業,致力推動經濟多元化,以減低石油相關產業在總體經濟的比重。阿聯酋奉行國家經濟多元化的長遠策略,非石油行業佔GDP的比重,將由現時接近70%提升至2021年的80%。2015年11月,阿聯酋宣布一項投資3,000億迪拉姆(817億美元)的計劃,目的是推動知識型經濟和創新,其中包括重點投資教育、醫療保健、能源、運輸、太空及水等產業的倡議。計劃目標亦包括增加「知識型經濟」的勞動力,在2021年達到現時的3倍。

阿聯酋素以基建項目和建造工程發展迅速聞名。2016年,該國宣布多項特大型建造項目,包括迪拜地鐵擴建計劃(29億美元)、朱美拉棕櫚島的亞特蘭提斯酒店(Atlantis Hotel)第二期工程(8.40億美元),以及棕櫚島集團(Nakheel)的棕櫚塔(Palm Gateway Towers)(3.80億美元)。

2013年,迪拜奪得2020年世界博覽會的主辦權,與博覽會相關的基建工程為當地建造業及旅遊業締造龐大機遇。在2017年的財政預算,迪拜政府撥款80億迪拉姆(折合約22億美元)投資於基建項目,較2016年增加27%。2017年,除了批出總值30億美元的47項建造工程外,該國還會撥款進行98項非建造工程項目,涵蓋法律諮詢服務以及活動管理和產品推銷服務等,合共9,800多萬美元。

迪拜擁有中東最大的主題公園度假村。迪拜公園及度假村於2016年10月開幕,造價36億美元,設有3個主題公園,即寶萊塢公園(Bollywood Parks)、迪拜動漫之門(Motiongate Dubai)及迪拜樂高樂園(Legoland Dubai),面積逾3,060萬平方米。在迪拜朱美拉海灘住宅區沿岸興建的藍水島(Bluewaters Island),集零售、住宅、酒店及娛樂項目於一身,建造工程將於2018年完成。

物流業對阿聯酋的經濟多元化發展日益重要。作為中東及北非地區的貿易及運輸樞紐,迪拜是區內最大的貨櫃港口。由2005至2015年,迪拜的貨櫃吞吐量由760萬個標準貨櫃上升至1,560萬個,增加一倍有多;2016年,迪拜的貨櫃吞吐量更多達1,480萬個標準貨櫃,在全球最繁忙港口中排名第九。

迪拜國際機場(Du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受惠於擴建工程及航空網絡擴大,2016年的客流量增長7.2%至8,370萬人次,刷新紀錄,在全球機場中排名首位。雖然有部分貨物作業轉移至迪拜南城(Dubai South)(前身為迪拜世界中心(Dubai World Central))的阿勒馬克圖姆國際機場(Al Maktoum International Airport),但2016年迪拜國際機場的貨運量仍達259萬公噸,較2015年增長3.4%。阿勒馬克圖姆國際機場是迪拜第二個機場,2010年開始處理空運貨物,2013年10月開展客運業務。現時,超過30家公司在該機場經營航空貨運業務,包括阿聯酋的SkyCargo以及香港的國泰航空。2015年,迪拜政府宣布,計劃擴建阿勒馬克圖姆國際機場的客運大樓,目標是在2022年把全年客流量提高至1.3億人次。

金融發展

在中東及北非地區,各國衝突持續,阿聯酋已成為區內的熱門投資地點。為了增加投資者信心,把營商環境改善至符合國際水平,阿聯酋於2015年制訂全新的商業法,法例涵蓋企業管治、股東權益保障及企業社會責任。

環球伊斯蘭金融領域增長迅速,有鑒於此,阿聯酋尤其是迪拜政府已率先起步,把迪拜發展為伊斯蘭債券(Sukuk)交易樞紐。截至2017年3月,在迪拜上市的伊斯蘭債券總金額達521億美元。以金額計,迪拜是全球最大的伊斯蘭債券上市中心。

迪拜國際金融中心(DIFC)是一個自由區,位處迪拜中央商業區之內,也是中東的主要金融中心之一。DIFC專注於促進南南走廊的商業交易、貿易及投資,亦舉辦不少海外路演項目,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及英國。此外,DIFC是全球區塊鏈理事會(Global Blockchain Council)成員,致力推動金融科技增長,於2017年與埃森哲(Accenture)推出中東首個金融科技創業加速計劃。

投資政策

阿聯酋歡迎外商直接投資,並強調是其長期經濟規劃的重要部分,目標是把外商直接投資佔國民生產總值(GNP)的比重由2014年的2.7%提升至2021年的5%。阿聯酋各酋長國已成立其投資促進機構。阿布扎比經濟發展部負責領導落實該酋長國的經濟規劃,朝向均衡、多樣化及可持續的知識型經濟發展。為吸引外商直接投資,阿布扎比提供不少投資優惠,包括豁免企業稅及所得稅,詳情可查閱阿布扎比經濟發展部網站。

2015年,阿布扎比投資招引委員會成立,負責擬訂吸引外商直接投資的策略,重點在《阿布扎比2030年經濟遠景規劃》已經確定的領域,包括工業、旅遊、運輸物流、金融服務、保險、媒體、能源、建造、房地產、電訊、資訊科技、醫療和教育。

2014年,迪拜在經濟發展部之下設立新的投資促進機構,即迪拜投資發展局。該局的任務是強化迪拜作為全球經濟中心的地位,吸引投資,目標是製造業、物流、資訊科技、綠色技術、零售、旅遊和醫療保健等策略性行業。

自由區

迪拜是阿聯酋率先推行自由區模式的酋長國,為外資企業提供具吸引力的投資優惠。目前,阿聯酋境內有超過40個自由區,其中不少是為專門產業而設,例如金融、物流、媒體、醫療保健、紡織及汽車。在自由區內的公司一般可享有100%外資擁有權和盈利匯出,毋須繳付企業稅及關稅,並且不設外匯限制、僱傭限制、貿易壁壘或配額。每個自由區各有一家自由區管理局,負責發出營運牌照。詳情可查閱阿聯酋自由區網站。

迪拜最大的傑貝阿里自由區(Jebel Ali Free Zone,JAFZA)就是其中一個成功例子。2016年,JAFZA吸引460家新公司到區內經營,當中21%來自亞太區。現時,區內共有7,000多家公司,包括超過100家《財富》世界500強企業。這些公司從事多個工業及服務行業,當中大多數都是經營貿易業務,其餘則涉足製造及物流領域。2017年4月,中石油集團宣布,計劃在JAFZA設立地區總部。

對於自由區外某些策略性行業的公司,最近當局計劃放寬現時外資持股49%的上限,允許外商獨資。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阿聯酋整體的監管及法律框架下,本地投資者仍較外國投資者有利。外國投資者在阿聯酋沒有國民待遇,而外商的土地所有權仍然受到限制。

外商投資

在流入海灣合作委員會(GCC)[2] 國家的外商直接投資中,阿聯酋佔接近30%。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發表的《2016年世界投資報告》(World Investment Report),2015年,阿聯酋的累計外商直接投資額達1,111億美元,年增長11%。外商直接投資大部分集中在房地產、貿易、汽車維修、金融保險,以及製造業。近年來,中國在阿聯酋的投資持續增長,累計直接投資總額由2010年的7.643億美元,增至2015年的46億美元。

貿易政策

阿聯酋是世界貿易組織成員,貿易制度相當自由。除了禁止以色列產品入口以及對武器軍火、酒精飲品、農藥、麻醉藥品和豬肉製品嚴加管制外,對其他進口產品規限甚少。阿聯酋對貨幣兌換亦不設限制,但所有進口商均須申請許可證,並且只能輸入許可證上列明的產品種類。

大部分產品的關稅是到岸價的5%。不過,進口烈酒則須繳付相等於到岸價50%的關稅,至於煙草的稅率則為到岸價的100%。到岸價通常是以貨物申報的價值來作計算。

至於產品的標籤,一般並沒有特別的規限;但是食品的標籤則必須包含以下資料:產品及品牌名稱、生產日期及食用限期、原產地、製造商名稱、以十進制單位顯示的淨重量和按比重由最多至最少排列的材料及添加劑。標籤必須清晰列明用作材料的所有油脂。標籤必須使用阿拉伯文,也可一併使用阿拉伯文及英文。

阿聯酋與其他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國關係密切。1999年11月,海灣合作委員會協議成立海關聯盟,2003年1月1日正式生效。協議訂明對來自非成員國大部分進口產品統一徵收單一關稅,稅率為5%。進口產品輸入GCC地區後,可以自由運送至區內各地,毋須再繳稅款。協議又制定可以免稅進口的必需品清單。

區域貿易協定

在區域層面,阿聯酋通過大阿拉伯自由貿易區協定(GAFTA),積極深化與阿拉伯國家的互利合作。GAFTA於1998年生效,根據協定,阿聯酋可以與阿爾及利亞、巴林、埃及、伊拉克、科威特、黎巴嫩、利比亞、摩洛哥、阿曼、巴勒斯坦、卡塔爾、沙特阿拉伯、蘇丹、敘利亞、突尼斯和也門等國進行自由貿易。

國際貿易協定

阿聯酋作為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與新加坡,新西蘭,以及由瑞士、挪威、冰島、列支敦士登組成的歐洲自由貿易聯盟訂有自由貿易協定。另外,亦正與歐盟、日本、中國、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澳洲、韓國,以及包括巴西、阿根廷、烏拉圭和巴拉圭的南方共同市場,就訂立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

阿聯酋已與多個國家或地區,包括中國內地簽訂避免雙重徵稅協定。繼2014年與香港達成全面性避免雙重徵稅協定後,阿聯酋已於2016年與香港完成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的談判。

香港與阿聯酋的貿易[3]

在中東,阿聯酋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市場。2017年首4個月,香港對阿聯酋的出口總值按年下跌9.5%,達22.09億美元。出口產品主要是珍珠、寶石及半寶石(8.96億美元,佔出口總值40.6%,按年減少26.8%);電訊設備及零件(7.57億美元,佔出口總值34.3%,按年增長37%);非電力引擎及馬達和其零件(7,800萬美元,佔出口總值3.6%,按年減少20.8%)。

另一方面,2017年首4個月,香港從阿聯酋進口的產品總值按年增加7.2%,為15.10億美元。主要進口產品包括珠寶(5.87億美元,佔進口總值38.9%,按年增加41.9%);珍珠、寶石及半寶石(5.74億美元,佔進口總值38%,按年減少18.6%);電訊設備及零件(1.18億美元,佔進口總值7.8%,按年增加17.5%)。

表: 香港與阿聯酋的貿易
表: 香港與阿聯酋的貿易

阿聯酋在香港的經濟活動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的資料,截至2016年6月,共有22家阿聯酋公司在香港設有辦事處。在香港營商的阿聯酋公司有阿布扎比國家銀行(National Bank of Abu Dhabi,NBAD)、馬捷力銀行(Mashreq Bank)及阿聯酋航空公司等。

更多資訊

關於「一帶一路」沿途國家的詳情,包括當地經濟和投資環境、稅務及其他與投資營商有關的重要事項,請參閱一帶一路:營商指南

相關資料:阿聯酋資訊圖像


[1]  阿聯酋由7個酋長國組成,分別是阿布扎比、迪拜、沙迦、哈伊馬角、富查伊拉、烏姆蓋萬和阿治曼。

[2]  海灣合作委員會由6個中東國家組成,包括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聯酋、卡塔爾、巴林和阿曼。

[3]  由於一般貿易數字並不包括離岸貿易,因此這些數字不一定全面反映香港公司經營的出口業務。

資料提供 圖片:徐詠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