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科威特市場概況

主要經濟指標

表: 主要經濟指標(科威特)
表: 主要經濟指標(科威特)

近期發展

  • 科威特的非石油領域穩健發展,但鑒於該國繼續減產石油直至2018年3月,因此預期2017年經濟將收縮0.2%。
  • 為鼓勵外商直接投資,科威特國會於2016年通過把企業所得稅率統一為10%,使外國公司和本地公司的稅制平等。
  • 科威特是大阿拉伯自由貿易區(GAFTA)的成員國,參與中國-海灣合作委員會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科威特已與中國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DTA),亦已與香港簽署全面性避免雙重課稅協定(CDTA)和投資促進及保護協定(IPPA)。
  • 2016年,香港對科威特的出口總值收縮23.8%;2017年首7個月按年下跌23.2%至7,400萬美元。

經濟現況

經濟

科威特擁有全球約6%的石油儲藏量,而石油業亦是科威特的經濟支柱。石油出口佔該國政府收益超過90%及名義GDP的50%。其次是服務業,佔GDP約30%,主要行業包括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金融;保險及房地產;租賃及商業服務。其餘經濟產業是製造業,主要與石油有關,例如煉油和石化。

科威特連同其他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成員與非OPEC的產油國商定,持續減少原油生產量,截至2018年3月為止,因此預期2017年科威特國內生產總值(GDP)將收縮0.2%,到2018年才重返升軌,增長3.2%。根據科威特國民銀行(NBK)提供的資料,預期非石油業領域的GDP增長將輕微擴大,達3.5%至4%,主要由於科威特政府致力推行《科威特發展計劃》的多個大型項目,抵銷了消費放緩帶來的影響。作為海灣合作委員會(GCC)成員國,科威特將於2018年1月起實施5%的商品及服務增值稅,這在某程度上是補償石油收益下降的一項措施。

對外貿易

科威特主要的出口市場包括印度、沙特阿拉伯、中國、伊拉克及阿聯酋。由於油價穩定,2017年第一季科威特出口總值為42億第納爾(139億美元),較2016年第一季的27億第納爾(90億美元)激增55.2%。2017年3月,有報道指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共同營運的兩個油田在停產多年後將恢復運作,但未有宣布正式復產日期。

2017年第一季,科威特進口按年增長11%,這是由於政府加快推行發展項目,令機器和生產設備以及工業用品的進口持續增長;兩者分別按年增長16%及20%。

經濟多元發展

科威特政府採取多項措施,促進經濟多元發展。《科威特發展計劃》概述政府對國家在2009年至2035年間的長遠願景,目的是推動經濟多元發展,減少倚賴石油業,加強私營界別的角色,並使科威特成為區內的貿易及金融中心。

科威特的金融業十分發達,一些銀行已把業務擴展至其他海灣及中東地區國家。科威特國民銀行的業務遍及黎巴嫩、約旦、伊拉克、埃及、巴林、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及土耳其。穆迪、標準普爾及惠譽評級給予科威特國民銀行高信貸評級,該銀行已連續11次躋身全球50家最安全銀行之列。

由於行政與立法部門之間關係緊張,以致在上一個發展計劃完結超過一年,即是到2015年,科威特國會才通過最新的五年發展計劃。民眾對基建需求殷切,油價下跌令經濟多元發展成為當務之急,均對政府帶來壓力。為此,科威特政府重申,將致力在未來數年完成有關發展項目。

最新的發展計劃涵蓋2015/16至2019/20財政年度,涉及1,160億美元資金,重點放在經濟改革及多元發展,以及數個擱置多時的大型項目。關於石油、運輸、基建、水利及電力等多個領域的投資項目亦在規劃中。科威特政府亦強調要加強私人投資者的參與,以協助完成發展計劃,目標是將目前私營界別在整體經濟的佔重,由2013年的26.4%擴大至41.9%。為鼓勵外商直接投資,2016年4月科威特國會通過把企業稅率統一為10%,即把先前適用於外國公司的15%稅率降低,同時把原先適用於本地公司的最高5%稅率上調。

為達到計劃訂立的經濟多元發展目標,科威特政府積極發展基建。最矚目的項目是佔地250平方公里的「絲綢之城」(City of Silk 或 Madinat al-Hareer),包括一座高達1,001米的大樓,並有住宅、商業、教育和康樂設施,以及吸引遊客的酒店和國家公園,預期於2023年完工,發展成本估計達940億美元。科威特政府有龐大的石油收益支持,財政狀況穩健,有能力進行計劃內的建造項目。

發展計劃內其他項目現正處於不同的規劃及建造階段。例如,Sheikh Jaber Al-Ahmad大橋預期於2018年完工,建成後來往科威特城、薩比亞海角及布比延島的車程將由1.5小時縮短至17分鐘以內。科威特城地鐵則預期於2023年完成。鑒於民眾對公共房屋需求增加,科威特公共房屋福利局亦已宣布,計劃在2020年前建成174,000個房屋單位。

為促進私營界別參與經濟發展,2013年科威特與法國燃氣蘇伊士集團(GDF Suez)牽頭的財團簽訂科國首項公私營合作協議,為北祖爾(Az-Zour North)獨立水電項目融資,興建一所發電量達1,500兆瓦的燃氣複合式循環發電廠及一所海水化淡廠,項目成本約18億美元。2015年初,科威特政府頒布新的公私營合作執行附例,並成立科威特合作項目管理局(KAPP)代替合作技術局(PTB),以便更獨立地推行公私營合作項目。

 

投資政策

為吸引外商投資,科威特於2013年頒布新《外國直接投資法》,讓外國投資者較易取得投資許可證。根據新法例,政府於2014年設立新公共機構科威特直接投資促進局(KDIPA),提供一站式服務平台,並且簡化投資審批發牌程序,該局須於接獲申請後30日內答覆是否簽發許可證。

科威特直接投資促進局鼓勵外商直接投資多個範疇,包括基建、環境服務、石油及天然氣下游化工製造、教育培訓、醫療保健、綜合房屋項目與城市發展、倉儲物流服務、銀行、金融服務和保險、旅遊、科技、文化、媒體及市場營銷等。

外國投資者享有長達10年的免繳企業所得稅優惠,進口機械和半製成品亦可豁免關稅。此外,外商在大部分行業均可投資及設立獨資公司。根據科威特直接投資促進局於2015年2月頒布的負面清單,外商不得投資某些領域,例如上游石油業及國防。為鼓勵外商直接投資,科威特國會於2016年通過把企業所得稅率統一為10%,代替原本向外國公司和本地公司分別徵收15%和最高5%的差別稅率制度,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外商投資

2016年,外商在科威特的累計直接投資金額達143億美元,較2015年減少2.4%。中國商務部資料顯示,近年中國在科威特的投資持續增加,累計直接投資金額由2010年的5,090萬美元上升至2015年的5.436億美元。

 

貿易政策

科威特自1995年1月起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貿易制度相當自由。除了武器軍火、炸藥、放射物品、藥物、農藥和殺蟲劑等產品外,對其他進口產品管制甚少。該國禁止進口的產品包括煙火產品、氧氣、若干類鋼管、槍械、麻醉藥品、酒精飲料、氣槍、豬肉、色情及顛覆性物品,以及使用超過5年的舊車輛。2010年9月,科威特簽署世貿的《資訊科技協議》。根據該協議,成員國必須全面取消協議涵蓋的資訊科技產品關稅。

所有商業進口均必須申請進口證,只有註冊進口商可獲發進口證。註冊進口商必須是科威特公民,若是合夥公司,科威特合夥人的資本金必須至少佔51%。

科威特與其他海灣合作委員會(GCC)成員國關係密切。1999年11月,海灣合作委員會協議成立海關聯盟,2003年1月起生效,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國之間貿易的產品免徵關稅。科威特調整關稅架構,與GCC海關聯盟接軌後,該國的簡單平均最惠國適用關稅率已由2002年的7.7%降至2012年的4.7%。另一方面,協議訂明對來自非成員國的1,500種進口產品統一徵收單一關稅,稅率為5%。因此,科威特對大部分香港產品徵收的關稅稅率是到岸價的5%。協議並訂有可以免稅進口的產品清單。根據協議,已輸入GCC地區的進口貨,其後可於區內各地自由運輸,毋須繳付額外關稅。

科威特是大阿拉伯自由貿易區(GAFTA)成員國,與區內國家進行自由貿易,包括阿爾及利亞、巴林、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利比亞、摩洛哥、阿曼、巴勒斯坦、卡塔爾、沙特阿拉伯、蘇丹、敘利亞、突尼斯、阿聯酋及也門。科威特作為GCC成員國,已與新加坡、新西蘭及歐洲自由貿易聯盟(EFTA)簽署自由貿易協定。此外,科威特現正與歐盟、日本、中國、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澳洲、韓國及南方共同市場集團(Mercosur)商議訂立自由貿易協定。

科威特已與多個國家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包括加拿大、中國、法國、德國、俄羅斯及英國。科威特與香港在2012年簽署全面性避免雙重課稅協定,2013年簽署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

此外,科威特是首個與美元脫鈎的GCC國家,其貨幣第納爾在2007年5月與美元脫鈎,改為與一籃子貿易加權貨幣掛鈎。

 

香港與科威特的貿易[1]

香港對科威特的出口於2016年下跌23.8%,2017年首7個月按年下降23.2%至7,400萬美元。期內,主要出口產品包括電訊設備及零件(3,600萬美元,佔總額48%)、電腦(800萬美元,佔總額11.3%)以及鐘錶(500萬美元,佔總額6.7%)。

另一方面,香港從科威特進口的產品總值於2016年下跌19.6%,2017年首7個月按年增加80.1%至3,800萬美元。期內,主要進口產品包括非電動引擎及馬達,以及零件(1,500萬美元,佔總額38.7%)、初級形狀的聚乙烯(1,400萬美元,佔總額37.3%)以及鐘錶(300萬美元,佔總額8.2%)。

香港與科威特的貿易
香港與科威特的貿易

 

更多資訊

關於「一帶一路」沿途國家的詳情,包括當地經濟和投資環境、稅務及其他與投資營商有關的重要事項,請參閱一帶一路:營商指南

 


[1]  由於一般貿易數字並未包括離岸貿易,因此這些數字不一定全面反映香港公司經營的出口業務。

資料提供 圖片:徐詠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