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市场概况

主要经济指标

表: 主要经济指标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表: 主要经济指标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近期发展

  • 鉴于阿联酋[1]推行财政整顿措施,加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达成减产协议后,石油产量料将减少,预期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于2017年将轻微增长1.5%。
  • 迪拜正筹备2020年世界博览会,并在2017年的财政预算中拨款80亿迪拉姆(折合约22亿美元)投资于基建项目,较2016年增加27%。
  • 2016年2月,阿联酋宣布将于2018年实施5%增值税,但有100种食品、医疗保健及教育产品可获豁免。
  • 在中东,阿联酋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市场。2017年首7个月,香港对阿联酋的总出口按年减少8.8%,总值达36.33亿美元。

经济现况

服务业、工业和农业分别占阿联酋7个酋长国GDP总和的55%、44%和1%。在7个酋长国中,阿布扎比及迪拜占阿联酋GDP最大比重。阿布扎比占阿联酋GDP约60%,拥有全球约10%的石油蕴藏量,以及阿联酋约90%的石油蕴藏量,主要发展能源相关工业。迪拜是阿联酋第二大经济体,以商业及金融服务、旅游、物流和贸易等行业见称。

随着油价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温和复苏,阿联酋的经济状况渐趋稳定。经济复合指标(Economic Composite Indicator)是一项追踪非石油经济活动的季度指标,2017年第一季增长3.1%,高于上两季的3.0%及2.6%。另一方面,阿联酋的石油GDP继2015年增长5.4%之后,在2016年增长放慢至3.8%。鉴于阿联酋推行财政整顿措施,加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达成减产协议后,石油产量料将减少,预期该国的GDP于2017年温和增长1.5%。

2016年11月,OPEC与非OPEC产油国达成石油减产协议,是自2008年以来首份减产协议。该协议于2017年5月延长有效期9个月,直至2018年3月。不过,由于美国的页岩油产量持续增加,市场日益要求石油供应国加大减产幅度,以解决全球石油供应过剩问题。2017年7月,OPEC的14个成员国中,阿联酋的石油产量排名第四,日产290.5万桶,少于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以及伊朗。

油价回稳,加上投资、制造业及贸易情况改善,预计将可带动阿联酋经济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阿联酋经济将可承接2017年全球经济的增长势头,2018年增长可望加快至4.4%。

为了在政府收入下跌时保持财政稳固,阿联酋政府推出多项措施,透过补贴改革减少政府开支。2015年1月,阿布扎比实行以用量计算水电费的新措施,藉此减少补贴。2015年8月,阿联酋政府取消对石油的燃料补贴,是首个放宽能源价格管制的中东产油国。补贴改革可以减轻政府的财政压力,节省的开支可以为运输及其他基建项目提供资金。

为了进一步增强政府的税收基础及减少依赖石油,阿联酋于2016年2月宣布将于2018年1月实施5%的增值税,但有100种食品、保健及教育产品获豁免。估计增值税实施第一年,阿联酋将获得120亿迪拉姆(33亿美元)新税收。

经济多元发展

阿联酋锐意发展旅游、零售、贸易及房地产等行业,致力推动经济多元化,以减低石油相关产业在总体经济的比重。阿联酋奉行国家经济多元化的长远策略,非石油行业占GDP的比重,将由现时接近70%提升至2021年的80%。2015年11月,阿联酋宣布一项投资3,000亿迪拉姆(817亿美元)的计划,目的是推动知识型经济和创新,其中包括重点投资教育、医疗保健、能源、运输、太空及水等产业的倡议。计划目标亦包括增加「知识型经济」的劳动力,在2021年达到现时的3倍。

阿联酋素以基建项目和建造工程发展迅速闻名。2016年,该国宣布多项特大型建造项目,包括迪拜地铁扩建计划(29亿美元)、朱美拉棕榈岛的亚特兰提斯酒店(Atlantis Hotel)第二期工程(8.40亿美元),以及棕榈岛集团(Nakheel)的棕榈塔(Palm Gateway Towers)(3.80亿美元)。

2013年,迪拜夺得2020年世界博览会的主办权,与博览会相关的基建工程为当地建造业及旅游业缔造庞大机遇。在2017年的财政预算,迪拜政府拨款80亿迪拉姆(约22亿美元)投资于基建项目,较2016年增加27%。2017年,除了批出总值30亿美元的47项建造工程外,该国还会拨款进行98项非建造工程项目,涵盖法律谘询服务以及活动管理和产品推销服务等,合共9,800多万美元。

迪拜拥有中东最大的主题公园度假村。迪拜公园及度假村于2016年10月开幕,造价36亿美元,设有3个主题公园,即宝莱坞公园(Bollywood Parks)、迪拜动漫之门(Motiongate Dubai)及迪拜乐高乐园(Legoland Dubai),面积逾3,060万平方米。在迪拜朱美拉海滩住宅区沿岸兴建的蓝水岛(Bluewaters Island),集零售、住宅、酒店及娱乐项目于一身,建造工程将于2018年完成。

物流业对阿联酋的经济多元化发展日益重要。作为中东及北非地区的贸易及运输枢纽,迪拜是区内最大的货柜港口。由2005至2015年,迪拜的货柜吞吐量由760万个标准货柜上升至1,560万个,增加一倍有多;2016年,迪拜的货柜吞吐量更多达1,480万个标准货柜,在全球最繁忙港口中排名第九。

迪拜国际机场(Dubai International Airport)受惠于扩建工程及航空网络扩大,2016年的客流量增长7.2%至8,370万人次,刷新纪录,在全球机场中排名首位。虽然有部分货物作业转移至迪拜南城(Dubai South)(前身为迪拜世界中心(Dubai World Central))的阿勒马克图姆国际机场(Al Maktoum International Airport),但2016年迪拜国际机场的货运量仍达259万公吨,较2015年增长3.4%。阿勒马克图姆国际机场是迪拜第二个机场,2010年开始处理空运货物,2013年10月开展客运业务。现时,超过30家公司在该机场经营航空货运业务,包括阿联酋的SkyCargo以及香港的国泰航空。2015年,迪拜政府宣布,计划扩建阿勒马克图姆国际机场的客运大楼,目标是在2022年把全年客流量提高至1.3亿人次。

金融发展

在中东及北非地区,各国冲突持续,阿联酋已成为区内的热门投资地点。为了增加投资者信心,把营商环境改善至符合国际水平,阿联酋于2015年制订全新的商业法,法例涵盖企业管治、股东权益保障及企业社会责任。

环球伊斯兰金融领域增长迅速,有鉴于此,阿联酋尤其是迪拜政府已率先起步,把迪拜发展为伊斯兰债券(Sukuk)交易枢纽。截至2017年4月,在迪拜上市的伊斯兰债券总金额达533亿美元。以金额计,迪拜是全球最大的伊斯兰债券上市中心。

迪拜国际金融中心(DIFC)是一个自由区,位处迪拜中央商业区之内,也是中东的主要金融中心之一。DIFC专注于促进南南走廊的商业交易、贸易及投资,亦举办不少海外路演项目,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及英国。此外,DIFC是全球区块链理事会(Global Blockchain Council)成员,致力推动金融科技增长,于2017年与埃森哲(Accenture)推出中东首个金融科技创业加速计划。

投资政策

阿联酋欢迎外商直接投资,并强调是其长期经济规划的重要部分,目标是把外商直接投资占国民生产总值(GNP)的比重由2014年的2.7%提升至2021年的5%。阿联酋各酋长国已成立其投资促进机构。阿布扎比经济发展部负责领导落实该酋长国的经济规划,朝向均衡、多样化及可持续的知识型经济发展。为吸引外商直接投资,阿布扎比提供不少投资优惠,包括豁免企业税及所得税,详情可查阅阿布扎比经济发展部网站。

2015年,阿布扎比投资招引委员会成立,负责拟订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策略,重点在《阿布扎比2030年经济远景规划》已经确定的领域,包括工业、旅游、运输物流、金融服务、保险、媒体、能源、建造、房地产、电讯、资讯科技、医疗和教育。

2014年,迪拜在经济发展部之下设立新的投资促进机构,即迪拜投资发展局。该局的任务是强化迪拜作为全球经济中心的地位,吸引投资,目标是制造业、物流、资讯科技、绿色技术、零售、旅游和医疗保健等策略性行业。

自由区

迪拜是阿联酋率先推行自由区模式的酋长国,为外资企业提供具吸引力的投资优惠。目前,阿联酋境内有超过40个自由区,其中不少是为专门产业而设,例如金融、物流、媒体、医疗保健、纺织及汽车。在自由区内的公司一般可享有100%外资拥有权和盈利汇出,毋须缴付企业税及关税,并且不设外汇限制、雇佣限制、贸易壁垒或配额。每个自由区各有一家自由区管理局,负责发出营运牌照。详情可查阅阿联酋自由区网站。

迪拜最大的杰贝阿里自由区(Jebel Ali Free Zone,JAFZA)就是其中一个成功例子。2016年,JAFZA吸引460家新公司到区内经营,当中21%来自亚太区。现时,区内共有7,000多家公司,包括超过100家《财富》世界500强企业。这些公司从事多个工业及服务行业,当中大多数都是经营贸易业务,其余则涉足制造及物流领域。2017年4月,中石油集团宣布,计划在JAFZA设立地区总部。

对于自由区外某些策略性行业的公司,最近当局计划放宽现时外资持股49%的上限,允许外商独资。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阿联酋的整体监管及法律框架下,本地投资者仍较外国投资者有利。外国投资者在阿联酋没有国民待遇,而外商的土地所有权仍然受到限制。

外商投资

在流入海湾合作委员会(GCC)[2]国家的外商直接投资中,阿联酋占接近30%。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发表的《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World Investment Report),2016年,阿联酋的累计外商直接投资额达1,179亿美元,年增长8.2%。外商直接投资大部分集中在房地产、贸易、汽车维修、金融保险,以及制造业。近年来,中国在阿联酋的投资持续增长,累计直接投资总额由2010年的7.643亿美元,增至2015年的46亿美元。

2017年5月,阿联酋国务部长苏尔坦(Sultan Ahmed Al-Jaber)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举行前表示,阿联酋全力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他预计到2040年,「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能源需求将增长50%,并指出中阿两国已在能源产业进行策略性合作投资。例如,中国石油及中国华信近期均购入阿联酋陆上石油储备的少数权益。

贸易政策

阿联酋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贸易制度相当自由。除了禁止以色列产品入口以及对武器军火、酒精饮品、农药、麻醉药品和猪肉制品严加管制外,对其他进口产品规限甚少。阿联酋对货币兑换不设限制,但所有进口商均须申请许可证,并且只能输入许可证上列明的产品种类。

大部分产品的关税是到岸价的5%。不过,进口烈酒则须缴付相等于到岸价50%的关税,至于烟草的税率则为到岸价的100%。到岸价通常是以货物申报的价值计算。

至于产品的标签,一般并没有特别的规限;但是食品的标签则必须包含以下资料:产品及品牌名称、生产日期及食用限期、原产地、制造商名称、以十进制单位显示的净重量和按比重由最多至最少排列的材料及添加剂。标签必须清晰列明用作材料的所有油脂。标签必须使用阿拉伯文,也可一并使用阿拉伯文及英文。

阿联酋与其他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关系密切。1999年11月,海湾合作委员会协议成立海关联盟,2003年1月1日正式生效。协议订明对来自非成员国大部分进口产品统一征收单一关税,税率为5%。进口产品输入GCC地区后,可以自由运送至区内各地,毋须再缴税款。协议又制订可以免税进口的必需品清单。

区域贸易协定

在区域层面,阿联酋通过大阿拉伯自由贸易区协定(GAFTA),积极深化与阿拉伯国家的互利合作。GAFTA于1998年生效,根据协定,阿联酋可以与阿尔及利亚、巴林、埃及、伊拉克、科威特、黎巴嫩、利比亚、摩洛哥、阿曼、巴勒斯坦、卡塔尔、沙特阿拉伯、苏丹、叙利亚、突尼斯和也门等国进行自由贸易。

国际贸易协定

阿联酋作为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与新加坡,新西兰,以及由瑞士、挪威、冰岛、列支敦士登组成的欧洲自由贸易联盟订有自由贸易协定。另外,亦正与欧盟、日本、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澳洲、韩国,以及包括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的南方共同市场,就订立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

阿联酋已与多个国家或地区,包括中国内地签订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继2014年与香港达成全面性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后,阿联酋已于2016年与香港完成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的谈判。

香港与阿联酋的贸易[3]

在中东,阿联酋是香港最大的出口市场。2017年首7个月,香港对阿联酋的出口总值按年下跌8.8%,达36.33亿美元。出口产品主要是电讯设备及零件(13.25亿美元,占出口总值36.5%,按年增长28.6%);珍珠、宝石及半宝石(13.14亿美元,占出口总值36.2%,按年减少28.4%);非电力引擎及马达和其零件(1.43亿美元,占出口总值3.9%,按年减少10.3%)。

另一方面,2017年首7个月,香港从阿联酋进口的产品总值按年增加5.3%,为24.35亿美元。主要进口产品包括珠宝(9.04亿美元,占进口总值37.1%,按年增加20.4%);珍珠、宝石及半宝石(8.89亿美元,占进口总值36.5%,按年减少10.1%);电讯设备及零件(2.19亿美元,占进口总值9%,按年增加7.5%)。

表: 香港与阿联酋的贸易
表: 香港与阿联酋的贸易

阿联酋在香港的经济活动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的资料,截至2016年6月,共有22家阿联酋公司在香港设有办事处。在香港营商的阿联酋公司有阿布扎比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Abu Dhabi,NBAD)、马捷力银行(Mashreq Bank)及阿联酋航空公司等。

更多资讯

关于「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详情,包括当地经济和投资环境、税务及其他与投资营商有关的重要事项,请参阅一带一路:营商指南

相关资料:阿联酋信息图


[1]  阿联酋由7个酋长国组成,分别是阿布扎比、迪拜、沙迦、哈伊马角、富查伊拉、乌姆盖万和阿治曼。

[2]  海湾合作委员会由6个中东国家组成,包括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联酋、卡塔尔、巴林和阿曼。

[3]  由于一般贸易数字并未包括离岸贸易,因此这些数字不一定全面反映香港公司处理的出口业务。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