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科威特市场概况

主要经济指标

表: 主要经济指标(科威特)
表: 主要经济指标(科威特)

近期发展

  • 科威特的非石油领域稳健发展,但鉴于该国继续减产石油直至2018年3月,因此预期2017年经济将收缩0.2%。
  • 为鼓励外商直接投资,科威特国会于2016年通过把企业所得税率统一为10%,使外国公司和本地公司的税制平等。
  • 科威特是大阿拉伯自由贸易区(GAFTA)的成员国,参与中国-海湾合作委员会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科威特已与中国签署避免双重课税协定(DTA),亦已与香港签署全面性避免双重课税协定(CDTA)和投资促进及保护协定(IPPA)。
  • 2016年,香港对科威特的出口总值收缩23.8%;2017年首7个月按年下跌23.2%至7,400万美元。

经济现况

经济

科威特拥有全球约6%的石油储藏量,而石油业亦是科威特的经济支柱。石油出口占该国政府收益超过90%及名义GDP的50%。其次是服务业,占GDP约30%,主要行业包括社区、社会及个人服务;金融;保险及房地产;租赁及商业服务。其余经济产业是制造业,主要与石油有关,例如炼油和石化。

科威特连同其他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与非OPEC的产油国商定,持续减少原油生产量,截至2018年3月为止,因此预期2017年科威特国内生产总值(GDP)将收缩0.2%,到2018年才重返升轨,增长3.2%。根据科威特国民银行(NBK)提供的资料,预期非石油业领域的GDP增长将轻微扩大,达3.5%至4%,主要由于科威特政府致力推行《科威特发展计划》的多个大型项目,抵销了消费放缓带来的影响。作为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科威特将于2018年1月起实施5%的商品及服务增值税,这在某程度上是补偿石油收益下降的一项措施。

对外贸易

科威特主要的出口市场包括印度、沙特阿拉伯、中国、伊拉克及阿联酋。由于油价稳定,2017年第一季科威特出口总值为42亿第纳尔(139亿美元),较2016年第一季的27亿第纳尔(90亿美元)激增55.2%。2017年3月,有报道指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共同营运的两个油田在停产多年后将恢复运作,但未有宣布正式复产日期。

2017年第一季,科威特进口按年增长11%,这是由于政府加快推行发展项目,令机器和生产设备以及工业用品的进口持续增长;两者分别按年增长16%及20%。

经济多元发展

科威特政府采取多项措施,促进经济多元发展。《科威特发展计划》概述政府对国家在2009年至2035年间的长远愿景,目的是推动经济多元发展,减少倚赖石油业,加强私营界别的角色,并使科威特成为区内的贸易及金融中心。

科威特的金融业十分发达,一些银行已把业务扩展至其他海湾及中东地区国家。科威特国民银行的业务遍及黎巴嫩、约旦、伊拉克、埃及、巴林、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及土耳其。穆迪、标准普尔及惠誉评级给予科威特国民银行高信贷评级,该银行已连续11次跻身全球50家最安全银行之列。

由于行政与立法部门之间关系紧张,以致在上一个发展计划完结超过一年,即是到2015年,科威特国会才通过最新的五年发展计划。民众对基建需求殷切,油价下跌令经济多元发展成为当务之急,均对政府带来压力。为此,科威特政府重申,将致力在未来数年完成有关发展项目。

最新的发展计划涵盖2015/16至2019/20财政年度,涉及1,160亿美元资金,重点放在经济改革及多元发展,以及数个搁置多时的大型项目。关于石油、运输、基建、水利及电力等多个领域的投资项目亦在规划中。科威特政府亦强调要加强私人投资者的参与,以协助完成发展计划,目标是将目前私营界别在整体经济的占重,由2013年的26.4%扩大至41.9%。为鼓励外商直接投资,2016年4月科威特国会通过把企业税率统一为10%,即把先前适用于外国公司的15%税率降低,同时把原先适用于本地公司的最高5%税率上调。

为达到计划订立的经济多元发展目标,科威特政府积极发展基建。最瞩目的项目是占地250平方公里的「丝绸之城」(City of Silk 或 Madinat al-Hareer),包括一座高达1,001米的大楼,并有住宅、商业、教育和康乐设施,以及吸引游客的酒店和国家公园,预期于2023年完工,发展成本估计达940亿美元。科威特政府有庞大的石油收益支持,财政状况稳健,有能力进行计划内的建造项目。

发展计划内其他项目现正处于不同的规划及建造阶段。例如,Sheikh Jaber Al-Ahmad大桥预期于2018年完工,建成后来往科威特城、萨比亚海角及布比延岛的车程将由1.5小时缩短至17分钟以内。科威特城地铁则预期于2023年完成。鉴于民众对公共房屋需求增加,科威特公共房屋福利局亦已宣布,计划在2020年前建成174,000个房屋单位。

为促进私营界别参与经济发展,2013年科威特与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GDF Suez)牵头的财团签订科国首项公私营合作协议,为北祖尔(Az-Zour North)独立水电项目融资,兴建一所发电量达1,500兆瓦的燃气复合式循环发电厂及一所海水化淡厂,项目成本约18亿美元。2015年初,科威特政府颁布新的公私营合作执行附例,并成立科威特合作项目管理局(KAPP)代替合作技术局(PTB),以便更独立地推行公私营合作项目。

 

投资政策

为吸引外商投资,科威特于2013年颁布新《外国直接投资法》,让外国投资者较易取得投资许可证。根据新法例,政府于2014年设立新公共机构科威特直接投资促进局(KDIPA),提供一站式服务平台,并且简化投资审批发牌程序,该局须于接获申请后30日内答覆是否签发许可证。

科威特直接投资促进局鼓励外商直接投资多个范畴,包括基建、环境服务、石油及天然气下游化工制造、教育培训、医疗保健、综合房屋项目与城市发展、仓储物流服务、银行、金融服务和保险、旅游、科技、文化、媒体及市场营销等。

外国投资者享有长达10年的免缴企业所得税优惠,进口机械和半制成品亦可豁免关税。此外,外商在大部分行业均可投资及设立独资公司。根据科威特直接投资促进局于2015年2月颁布的负面清单,外商不得投资某些领域,例如上游石油业及国防。为鼓励外商直接投资,科威特国会于2016年通过把企业所得税率统一为10%,代替原本向外国公司和本地公司分别征收15%和最高5%的差别税率制度,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外商投资

2016年,外商在科威特的累计直接投资金额达143亿美元,较2015年减少2.4%。中国商务部资料显示,近年中国在科威特的投资持续增加,累计直接投资金额由2010年的5,090万美元上升至2015年的5.436亿美元。

 

贸易政策

科威特自1995年1月起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贸易制度相当自由。除了武器军火、炸药、放射物品、药物、农药和杀虫剂等产品外,对其他进口产品管制甚少。该国禁止进口的产品包括烟火产品、氧气、若干类钢管、枪械、麻醉药品、酒精饮料、气枪、猪肉、色情及颠覆性物品,以及使用超过5年的旧车辆。2010年9月,科威特签署世贸的《资讯科技协议》。根据该协议,成员国必须全面取消协议涵盖的资讯科技产品关税。

所有商业进口均必须申请进口证,只有注册进口商可获发进口证。注册进口商必须是科威特公民,若是合伙公司,科威特合伙人的资本金必须至少占51%。

科威特与其他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关系密切。1999年11月,海湾合作委员会协议成立海关联盟,2003年1月起生效,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之间贸易的产品免征关税。科威特调整关税架构,与GCC海关联盟接轨后,该国的简单平均最惠国适用关税率已由2002年的7.7%降至2012年的4.7%。另一方面,协议订明对来自非成员国的1,500种进口产品统一征收单一关税,税率为5%。因此,科威特对大部分香港产品征收的关税税率是到岸价的5%。协议并订有可以免税进口的产品清单。根据协议,已输入GCC地区的进口货,其后可于区内各地自由运输,毋须缴付额外关税。

科威特是大阿拉伯自由贸易区(GAFTA)成员国,与区内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包括阿尔及利亚、巴林、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利比亚、摩洛哥、阿曼、巴勒斯坦、卡塔尔、沙特阿拉伯、苏丹、叙利亚、突尼斯、阿联酋及也门。科威特作为GCC成员国,已与新加坡、新西兰及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此外,科威特现正与欧盟、日本、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澳洲、韩国及南方共同市场集团(Mercosur)商议订立自由贸易协定。

科威特已与多个国家签署避免双重课税协定,包括加拿大、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及英国。科威特与香港在2012年签署全面性避免双重课税协定,2013年签署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

此外,科威特是首个与美元脱鈎的GCC国家,其货币第纳尔在2007年5月与美元脱鈎,改为与一篮子贸易加权货币挂鈎。

 

香港与科威特的贸易[1]

香港对科威特的出口于2016年下跌23.8%,2017年首7个月按年下降23.2%至7,400万美元。期内,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电讯设备及零件(3,600万美元,占总额48%)、电脑(800万美元,占总额11.3%)以及钟表(500万美元,占总额6.7%)。

另一方面,香港从科威特进口的产品总值于2016年下跌19.6%,2017年首7个月按年增加80.1%至3,800万美元。期内,主要进口产品包括非电动引擎及马达,以及零件(1,500万美元,占总额38.7%)、初级形状的聚乙烯(1,400万美元,占总额37.3%)以及钟表(300万美元,占总额8.2%)。

香港与科威特的贸易
香港与科威特的贸易

 

更多资讯

关于「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详情,包括当地经济和投资环境、税务及其他与投资营商有关的重要事项,请参阅一带一路:营商指南

 


[1]  由于一般贸易数字并未包括离岸贸易,因此这些数字不一定全面反映香港公司经营的出口业务。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