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沙特阿拉伯市场概况

主要经济指标

表: 主要经济指标(沙特阿拉伯)
表: 主要经济指标(沙特阿拉伯)

近期发展

  • 2017年,油价偏软及产油量下跌导致沙特阿拉伯经济下滑。沙特阿拉伯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由2015年的4.1%大幅下跌至2016年的1.4%。
  • 为遵守与其他主要石油出口国达成的减产协定,沙特阿拉伯产油量由2015年的每日1,170万桶下跌至2016年的每日1,050万桶。2017年5月,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非OPEC产油国宣布把减产协定的有效期延长至2018年3月。此后,沙特阿拉伯产油量维持在每日1,000万桶左右。
  • 2017年6月,领导「2030年愿景」经济改革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子(Prince Mohammad bin Salman)获册立为皇储,成为皇位的第一继承人。
  • 2016年,沙特阿拉伯的累计外商直接投资达2,315亿美元,较2010年增加31.3%。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对沙特阿拉伯的累计直接投资额由2010年7.606亿美元增加至24亿美元。
  • 在中东地区,沙特阿拉伯是香港第三大出口市场,仅次于阿联酋和以色列。2017年上半年,香港对该国的出口总值按年下跌8.7%至4.97亿美元;从该国的进口更按年大跌22.1%至2.1亿美元。

经济现况

经济

工业、服务业及农业分别占沙特阿拉伯GDP约43%、55%以及2%。石油是沙特阿拉伯经济的重要支柱,占该国出口约80%,政府收入逾80%,以及GDP约42%。

2017年,产油量下跌及油价偏软导致沙特阿拉伯经济面对下行压力。沙特阿拉伯的GDP增长由2015年的4.1%大幅下跌至2016年的1.4%。油价长期疲弱及产油量下跌使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发展停济不前,影响亦逐渐扩散至多个非石油产业。建造业逆转2015年增长4.1%的态势,于2016年收缩3.3%;零售批发、餐厅和酒店业亦在2015年增长2.8%之后,于2016年收缩1.6%。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由于2017年石油市场前景悲观,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将继续缺乏起色,仅增长0.4%。

石油及天然气出口

沙特阿拉伯是OPEC的最大产油国,也是全球第二大产油国,仅次于俄罗斯。自OPEC与非OPEC产油国达成减产协定后,沙特阿拉伯产油量由2015年的纪录高位,即每日1,170万桶,下跌至2016年的每日1,050万桶。由于石油价格持续低迷,OPEC宣布把减产协定延长至2018年3月。沙特阿拉伯除了在原油出口方面继续领先外,亦致力加强天然气生产。2016年,沙特阿拉伯的天然气产量达1,109亿立方米。

沙特政府锐意发展另类能源,例如核能和太阳能等,希望藉此减少将来的石油用量。该国计划于未来20年兴建16座核反应炉,成本逾800亿美元,首个反应炉料于2022年前完工。鉴于电力需求快速增长,沙特阿拉伯计划在2020年前把发电能力由55吉瓦(GW)提升至120吉瓦。除此之外,该国订立目标,2032年全国有三分之一电力由太阳能产生。

经济多元化

沙特阿拉伯政府深知该国经济非常依赖石油,必须进行多元化发展。2016年4月,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子提出雄心勃勃的「2030年愿景」经济改革方案。2017年6月,他更获册立为皇储,成为皇位的第一继承人,进一步巩固其政治威望,有利于推动经济改革。

这项经济改革的目标,是通过首次公开招股活动,将国有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Aramco)5%股权上市,并把收益注入公共投资基金,藉此在2020年前实现平衡财政预算,使该国不再过分依赖石油。这项首次公开招股活动预计会套现2万亿美元,用以建立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保障沙特阿拉伯免受全球石油市场动荡的冲击。这项备受注目的首次公开招股活动预计将于2018年下半年进行。此外,其他措施还有开征新税、提高女性劳动力参与率,并发展非石油产业。

海湾合作委员会(GCC)将在2018年首度开征增值税,税率将划一为5%。沙特阿拉伯及阿联酋计划自2018年1月起实施增值税。

在「2030年愿景」中,旅游、军工制造及采矿被认定为潜力巨大的行业。为配合这项经济改革,沙特政府还鼓励发展多项产业,例如化学品、石化产品、铝及塑料生产。2014年3月,沙特政府成立沙特阿拉伯工业投资公司,藉此注资制造业,特别是把原材料如石油化学品、塑料、化肥、钢及铝等加工为制成或半制成物料的工业。该公司拥有20亿沙特阿拉伯里亚尔(5.33亿美元)资金,会借助国内能源成本低廉及原材料充裕等优势,发展较全面的下游产业基地。

2016年,沙特政府连续第三年录得财政赤字,由2015年相当于GDP的15%扩大至17.3%。当局主要透过销售债券及动用储备来填补赤字。

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一样,已订下大型基建扩展计划。这两个国家同为GCC成员(GCC由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卡塔尔、巴林和阿曼等6个国家组成),主要分别是阿联酋侧重商业发展,沙特阿拉伯则致力发展各类型的基建和建造项目,包括油气设施、水电厂房、商住楼宇、公路铁道等。沙特的超级大型项目包括在麦地那(Medina)、哈伊尔(Hael)、吉赞(Jazan)及拉比格(Rabigh)等地建设4个「经济城」,预期2025年对外开放。沙特阿拉伯投资总局估计,这些经济城每年能为国家GDP贡献1,500亿美元,创造约130万个职位。

这4个经济城中,以位于红海沿岸拉比格的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King Abdullah Economic City)规模最大。沙特阿拉伯投资总局预期,该经济城可以创造100万个职位。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包含六大区域,即工业区、港口区、住宅区、教育区、度假区以及金融岛,总投资成本估计达270亿美元。阿卜杜拉国王港已于2013年12月启用,到各阶段港口工程完成后,每年可处理2,000万个20英尺标准货柜(TEU)。该城的工业区料于2020年完工,截至2015年9月,已吸引90多家当地及跨国企业到区内投资,投资金额逾100亿沙特阿拉伯里亚尔(27亿美元)。

沙特阿拉伯政府推行「沙特化」计划,其中一项工作是于2011年改革劳动市场,藉此改善沙特国民的就业机会,又于2013年打撃非法外国劳工。在当地工作的900万名外劳中,超过100万名离开了沙特阿拉伯,部分依赖低成本劳动力的行业受到影响,增长减慢。

「阿拉伯之春」运动发生后,国王阿卜杜拉于2011年9月颁令,准许妇女在2015年的地区选举中参选及投票。由2012年5月起,沙特妇女出外工作,毋须得到男性同意。此举可鼓励女性就业,对该国而言是很大的进步。受雇于私营机构的沙特女性,由2011年的99,486人增至2013年的454,000人,升幅达4倍。2016年,沙特政府订立政策提高女性劳动力参与率。为发展国家的教育事业,培育具备知识技能的劳动力,政府于2014年5月通过总值800亿沙特阿拉伯里亚尔(210亿美元)的5年计划,包括成立教育中心,兴建1,500家托儿所,并培训约25,000名教师。

 

投资政策

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是沙特阿拉伯经济政策一个重点。由2000年起,沙特的投资法例允许外商全资拥有项目(列入负面清单的活动除外),并放宽聘用外国雇员的规则。此外,法例允许外国人拥有当地物业,并降低企业税。2013年6月,沙特阿拉伯把周末由星期四至五,改为星期五至六,与其他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一致,藉此加强区域及国际商业关系。根据世界银行《2017年全球营商环境调查报告》,沙特阿拉伯在190个经济体中排第94位,落后阿联酋、巴林、阿曼及卡塔尔等其他GCC成员国。外国投资者为了更容易进入沙特阿拉伯市场,一般都与当地公司结成伙伴。

沙特阿拉伯投资总局(Saudi Arabian General Authority,简称SAGIA)是该国负责促进外商直接投资的主要机构,已把能源、运输与物流、资讯及通讯科技、卫生、生命科学以及人力资本列为优先推动的主要投资领域。外商直接投资项目必须取得投资总局许可;外商投资于特定领域亦须向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Saudi Arabian Monetary Agency,简称SAMA)申请额外许可。沙特阿拉伯的投资环境及规例详情,请参见沙特阿拉伯投资总局网站。

外商投资

2016年,沙特阿拉伯的累计外商直接投资达2,315亿美元,较2010年增加31.3%。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同期,中国对沙特阿拉伯的累计投资由7.606亿美元增加至24亿美元。

 

贸易政策

沙特阿拉伯在2005年12月成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第149个成员国,其在降低关税方面的承诺于2015年分6个阶段实施。沙特于1993年初次申请加入世贸前身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当时该国对75%进口货品征收12%的关税。

沙特阿拉伯于2008年4月开始,自愿于6年内降低或豁免180类货品的进口关税,该等货品过往的进口税率为12%至25%不等。2010年,免税货品达763种,占该年进口总值23%。2013年,沙特阿拉伯的平均最惠国适用进口关税率为4.8%,农产品与非农产品的平均税率分别为6.0%及4.6%。

沙特阿拉伯未有对进口货品实施关税配额、季节性关税和其他税项及费用。该国也没有对本土生产或进口货品征收增值税、消费税或任何其他国内税及费用。2013年9月,沙特阿拉伯取消唯一对未鞣制兽皮征收的出口税。现时当局禁止12类产品出口,包括配种牲畜、木材,以及古董和历史文物。

沙特阿拉伯在入世协议中承诺让外商参与其批发及零售业。该国正式成为世贸成员国后,允许外商在当地批发或零售企业中持有最多51%股权。2009年1月起,持股上限提高至75%。

不过,由于宗教、健康或安全理由,某些产品仍然被禁止进口,其中包括酒精饮料、猪肉、非医疗用药物、非伊斯兰宗教物品、武器及武器相关电子设备。此外,沙特阿拉伯参与阿拉伯国家联盟对以色列的抵制行动,所有被视为支持以色列的外国公司会被列入黑名单。沙特阿拉伯有98.6%的税则号列属从价税。

沙特阿拉伯与其他GCC成员国关系非常密切。1999年11月,GCC协议成立海关联盟,2003年1月正式生效。该协议订明对来自非成员国的1,500种进口货品统一征收单一关税,税率为5%。协议并提供一份可以免税进口的必需品清单。按照协议,进口产品输入GCC地区后,可以自由转运至区内各地,毋须再缴税款。沙特阿拉伯也是泛阿拉伯自由贸易区(Pan-Arab Free Trade Area)的成员,由2005年1月开始,成员国之间差不多已消除所有贸易障碍。GCC共同市场于2008年1月成立,撤销了成员国之间的投资壁垒,有助促进服务贸易。

所有输入沙特阿拉伯的货品都受其健康与卫生条例规管。此外,沙特阿拉伯亦同意遵守世贸的《实施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协定》。根据该协定,沙特必须对所有农产品实施以科学为基础的安全标准。

沙特阿拉伯有法例规管产品标签和原产地标记。此外,该国亦有玩具安全条例和针对电器及电子产品的产品标准条例。

所有进口至当地作展览用途的货品均须附有产地证明书和发票。发票必须列明产品价值,有关金额必须获得出口地的商会背书认可。发票又必须清楚显示货品仅供展覧之用,而且会再出口。沙特海关会对该等货品收取按金,按金日后可获退还。

虽然沙特里亚尔与美元挂鈎,但是沙特阿拉伯与另外3个GCC成员国都支持海湾货币联盟,希望实现海湾单一货币计划。然而,阿曼于2006年退出货币联盟,阿联酋亦于2009年5月跟随。尽管联合货币委员会已于2009年12月成立,为日后推出GCC单一货币作筹备,但受欧盟经济及货币问题影响,有关计划于过去数年停滞不前。

贸易协定

沙特阿拉伯是大阿拉伯自由贸易区协定(Greater Arab Free Trade Area Agreement,简称GAFTA)缔约国。GAFTA已于1998年生效,根据协定,沙特阿拉伯可与以下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包括阿尔及利亚、巴林、埃及、伊拉克、科威特、黎巴嫩、利比亚、摩洛哥、阿曼、巴勒斯坦、卡塔尔、苏丹、叙利亚、突尼斯、阿联酋以及也门。

沙特阿拉伯是GCC成员,亦与新加坡、新西兰以及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成员包括瑞士、挪威、冰岛以及列支敦斯登)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此外,该国正与欧盟、日本、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澳洲、韩国以及南方共同市场集团(成员国包括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巴拉圭以及委内瑞拉)谈判自由贸易协定。

沙特阿拉伯已经与中国内地签订避免双重征税协定(DTA)以及相互鼓励和保护投资协定(IPPA),并正与香港磋商一项避免双重征税协定。

 

香港与沙特阿拉伯的贸易

沙特阿拉伯是香港在中东地区的第三大出口市场,仅次于阿联酋和以色列。香港对沙特阿拉伯的出口于2016年增长15.4%后,2017年上半年按年下跌8.7%至4.97亿美元。期内,主要出口项目包括电讯设备及零件(2.72亿美元,占出口总值54.8%,按年上升5.2%)、电脑(4,500万美元,占9.1%,按年下跌19.7%)、非电动发动机/马达及其零件(3,500万美元,占7.1%,按年下跌33.9%)、钟表(1,800万美元,占3.7%,下跌20.6%)以及珠宝(1,600万美元,占3.2%,上升7.9%)。

另一方面,2017年上半年,香港从沙特阿拉伯进口的产品总值下跌22.1%至2.1亿美元。期内,主要进口产品包括碳氢化合物和其卤化、磺化、硝化及亚硝化衍生物(7,200万美元,占进口总值34%,下跌36.2%),初级形状的乙烯聚合物(6,200万美元,占29.3%,下跌2.3%),初级形状的其他塑料(2,300万美元,占11.1%,下跌8.4%),非电动发动机/马达及其零件(1,700万美元,占8%,下跌51.8%),以及电讯设备及零件(1,000万美元,占4.6%,增加45.6%)。

 

表: 香港与沙特阿拉伯的贸易
表: 香港与沙特阿拉伯的贸易

 

更多资讯

关于「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详情,包括当地经济和投资环境、税务及其他与投资营商有关的重要事项,请参阅一带一路:营商指南

资料提供 图片:李紫欣